首頁 > 日本篇 - 主題首頁 > 側記/塑膠袋防護 輻汙陰影下挺進福島採訪
反核派很無奈:選安倍 並非挺核
2014/03/09
擁核派:零核電很燒錢 能撐多久
2014/03/09
側記/塑膠袋防護 輻汙陰影下挺進福島採訪
東京電力在福島的大本營J-Village內貼滿了外界打氣的卡片,其中一張卡片上寫著:「為了日本好,福島一廠還是停止運轉吧」。 記者王茂臻╱攝影
出發去日本福島一廠採訪前,向一位派駐北京的日本同業請益,對方提醒我注意輻射的問題,不能盡信東京電力提供的數據。

他說:「北京空氣汙染人人可見,大家警覺心很高,福島的輻射汙染卻是肉眼難見,一般人很難看清全豹。」

福島核災發生滿三年,要了解福島一廠的實際情況,最好的辦法就是到現場。東電過去從未開放境外單一媒體進入福島一廠,我半年前第一次向東電提出採訪申請時,如預期遭對方拒絕。

之後展開長達數月的交涉;去年十二月第一次赴福島,雖仍被拒於電廠外,但東電高層也了解台灣對福島一廠現狀的關切,經評估後,終於同意讓我在今年二月進入福島一廠採訪。

取得進入福島一廠採訪門票,是另一波複雜準備工作的開始。從採訪路線選擇,一直到攝影器材規格與腳套尺寸,日方鉅細靡遺,要求我提供各項資訊;日方也提醒,若攝影器材在福島一廠內遭輻射汙染,屆時將沒收我的器材,連記憶卡都不能帶走。

相機用塑膠袋層層包裹,避免遭汙染。 特派記者陳再興/福島攝影

出發前我把兩台相機用塑膠袋層層包裹,希望避免相機遭汙染,入境日本時被海關詢問為何要把相機包得像粽子?在我解釋要去福島一廠採訪後,海關還提醒我要小心。

進入福島一廠後,我發現日本工作人員也擔心輻射汙染問題,採訪車輛內的地板、座椅全部都用透明塑膠布覆蓋,東電陪同人員攜帶的輻射偵測器、大聲公等配備,同樣用塑膠袋包裹。

由於擔心輻射汙染,進入福島一廠的車輛內部座椅與地板都用層層塑膠布覆蓋,連東京電力人員隨身攜帶的輻射偵測器,也用塑膠袋層層包裹。 記者王茂臻╱攝影

來福島一廠前,家人擔心輻射問題,為了讓他們放心,我解釋進入福島一廠遭受的輻射劑量大概就是照一片胸部X光。但我沒講的是,福島一廠內最高輻射劑量是正常環境的二萬倍。

總計此次在日本福島一廠與核災管制區採訪期間,我的身體約承受200微西弗的伽馬劑量,仍在安全範圍內。

離開福島一廠前,除接受全身詳細的輻射偵測外,隨身攜帶的器材也要經過仔細掃描,確定沒有輻射汙染後才能離開。

幸運的是,我攜帶的兩台照相機都通過檢測,順利將福島一廠的最新畫面帶回台灣。

圖/聯合報提供

【2014/03/09】